必发彩票注册_必发彩票平台

你不说话说明你还有那么一点良知

  “是啊,任谁也无法想到,老爷子自律了一辈子,在那么大年纪的时候,竟然弄出了一个私生子。”
 
    私生子!
 
    苏无限的表情之上已经明显带有了一丝嘲讽之意,他说道:“在你看到苏锐的时候,觉得他和我很像,而当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也有同样的感觉。”
 
    苏炽烟露出微笑:“现在首都都在疯传,苏锐是您的私生子。”
 
    苏无限换了一张宣纸,继续边写边说:“可是,他们就算是想破了脑袋也别想猜到苏锐的真实身份,如果不是有老爷子送给我的那一幅字做提醒,我也猜不到。”
 
    苏炽烟的眼睛定格在宣纸上,轻声念道:“锐意无限。”
 
    “是啊,锐意无限。”
 
    “苏锐,苏意,苏无限!”
 
    说到这儿,苏无限忽然加重了语气,他手中的毛笔在宣纸上重重的顿了一下,一个很不和谐的墨痕出现了。
 
    “爷爷一生很看重自己的名声,这能够算是他人生之中的污点吗?”苏炽烟有些担忧的问道。
 
    她十分担心,如果苏锐是苏老太爷的私生子的消息被曝光的话,那么会给那位经历无数风霜的老人带去怎样的风言风语。
 
    想到这儿,苏炽烟自己都觉得有点狗血的成分了,明明苏锐比自己还要略微年轻一点,自己却得喊他一声“小叔”。
 
    苏家的产业如此庞大,忽然跳出一个小儿子,恐怕得有很多人夜不能寐了吧?
 
    “炽烟,你又错了。”
 
    苏无限皱着眉头看了看那个因为情绪变化而点上去的墨痕,忽然没有了继续写的兴致,把毛笔随便一扔,端起一旁早已凉透了的浓茶,一口气喝干。
 
    他干脆坐在苏炽烟的对面,说道:“老爷子一声清清白白,从来不会利用自己的名声为家族谋一点私利,哪怕他曾经有资格站在这个国家的最顶端,却依旧没有为我们这些儿女带来什么特别的照顾。”
 
    “他的名声很好,但绝对不是刻意做出来的,相反,他最不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名声。”
 
    苏无限说出了和苏炽烟截然相反的观点。
 
    “行军打仗,治国治家,老爷子从来没有在意过别人的评论,否则的话,他又怎么可能如此的大刀阔斧的改革?若是换做别人,面对重重的困难,定然畏首畏尾,踟蹰不前!”
 
    “可是,如果这样的消息传出去,对爷爷的名声是巨大的伤害。”苏炽烟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们要不要把这消息封锁住?反正现在只有我们和二叔知道,要不就让这消息烂在肚子里好了。”
 
    谁也不会想到,那个在五年前以一个草根的身份几乎掀翻了五大世家的强势男人,竟然也拥有一个豪门子弟的身份,而且是最顶级的二代大少!
 
    “苏锐已经亮相,首都里充满了流言蜚语,这样的消息也不可能封锁的住。”苏无限自嘲的笑了笑:“我总不能把老爷子的风流债安在自己的头上吧?”
 
    苏炽烟默然的点了点头:“奶奶去世的早,爷爷也是人,有这样的举动,我也能理解。”
 
    “我也理解,自从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我从来没有怪过他。”苏无限转过脸,望着外面的夜空:“母亲去世的太早,几乎都没有给我留下什么记忆,也就几个姐姐对她还有点印象,如果不是老爷子又当爹又当妈,我们几个也不可能长那么大。”
 
    苏炽烟道:“我很好奇苏锐的母亲是谁,爷爷的眼光那么高,他又能看上谁?”
 
    “我之前也很好奇。”苏无限说到这儿,嘴角已经挂上了一丝笑意,苏炽烟已经清楚的看到了,他的这丝笑意之中竟然蕴含着一线欣慰之意。
 
    “是芮红云,我一直喊她芮姨。”苏无限说道。
 
    “芮红云?”苏炽烟捂住她那极为性感的嘴唇,似乎是有些吃惊:“我听过这个名字,她曾经是爷爷的专职护士?”
 
    “不是曾经是,而是一直都是。”苏无限回忆道:“老爷子在打仗的时候留下了一身伤,每年都得犯上几次严重的毛病,芮姨从她十几岁的时候就被组织派来照顾老爷子,一直到她四十几岁,将近了三十年的时间。”
 
    “三十年。”念叨着这个数字,苏炽烟喃喃说道:“那么长的时间,几乎是半辈子了,谁都会产生感情的。”
 
    只要是一个正常男人,被一个女人尽心尽力无怨无悔的照顾了三十年,心中都会生出一种别样的情感来。
 
    当然,无论是在之前的那个年代,还是在现在这个社会,芮红云这样的举动都会被有心人当成是故意讨好苏老太爷以求得上位的行为,可是苏无限并不会这样想,他认识芮红云几十年,很相信自己的眼睛和判断。
 
    从这一点来说,苏无限真的是个好人。
 
    “朝夕相处,芮姨还是怀了孕,老爷子没法给芮姨名分,便秘密的把她送到宁海生产,不过由于那个时候她已经是高龄产妇了,产后大出血,没有抢救过来。”说到这儿,苏无限的眼中已经有了一抹惆怅,很显然,芮红云留给他的印象很不错。
 
    “而且,当时老爷子正在国外出访,连芮姨的最后一面也没见到,等到他回来的时候,人都已经秘密的火化掉了。”
 
    “故事原来是这样的。”苏炽烟的声音带上了一丝哀伤。
 
    “苏和芮,苏锐。”苏无限念叨着:“恐怕老爷子起这个名字,也是为了纪念他和芮姨之间的事情吧,不过,老来得子,却只能放在孤儿院里养大,连见一面都不行,恐怕老爷子的心里也不好受。”
 
    “应该是这样的。”苏炽烟默默说道,人世间有太多的身不由己,即便是在别人眼中已经站上了金字塔的顶端,却仍旧有太多太多的限制。
 
    苏无限话锋一转:给老太爷定了性:“他是个好的领导人,却不是个好父亲。”
 
    苏炽烟闻言,浑身一颤。
 
    “不过,苏锐也算没有让老爷子失望,从小和孤儿没什么两样,到后来竟然也能做到这样的地步。”
 
    说到这儿,苏无限笑了起来,笑容之中带有一丝揶揄的味道:“不过,我很期待看到老爷子在知道苏锐‘太阳神’的身份之后会露出怎样的表情来。他一辈子根正苗红,严厉打击黑势力,结果自己的小儿子却只用了五年的时间就成了西方黑暗世界的十二天神之一,这是讽刺吗?”
 
    “爷爷他应该早就知道了。”苏炽烟若有所思的说道:“说不定他会为苏锐而感到骄傲。”
 
    苏无限闻言,笑容收敛了起来:“老太爷要是为苏锐而骄傲了,那么估计整个苏家可就没几个人会感觉到开心了。”
 
    苏无限的话意味深长,让苏炽烟听了,心中也带上了一丝沉重。
 
    “那苏锐现在正遭遇困境,您准备出手相助吗?”
 
    苏炽烟的消息非常灵通,自然知道苏锐现在已经来到了南宫家族的大院之外。
 
    整个首都想要动他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仇敌几乎可以称得上是遍地都是,这一次苏锐身中圈套,如果苏无限不出手的话,想必苏锐很难顺利脱身!
 
    “他要是连这点事情都处理不好,也没资格当我的弟弟。”苏无限说道:“只有锐意是不够的,还得有脑子才行。”
 
    在所有看来,这次几乎是个必死之局,可是落在苏无限的眼中,却只是——这点事情!
 
    苏炽烟却笑了起来,笑容之中难得的带上了一丝和她性感气质完全不相符合的狡黠。
 
    “您很在意他,否则的话,为什么大半夜的不睡,反而在这里练字?”
 
    “不,我在意的是不是苏锐能否安然脱身,而是这次的事情过后,首都会掀起怎样的风波来。”
 
    看来,在苏无限的眼中,苏锐已经是铁定能够从这件事情之中脱身而出了!
 
    “可是,我认为这次的事情,还是需要您的露面。”苏炽烟的眼眸中露出坚定之色:“那几大世家,也需要您来好好敲打敲打了。”
 
    苏无限低下头,摩挲着翡翠扳指,轻笑道:“还不到时候。”http://piaotian.net
 
 第438章 你走不了!
 
    而此时,站在南宫家族大院门前的苏锐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拥有一个顶级大少的身份。
 
    虽然是不太好听的私生子,但仍旧姓苏,仍旧是来自那个最强势的家族。
 
    这样的身份,就算苏锐知道了,恐怕他自己都会觉得比较狗血。
 
    从开始到现在,他孑然一身的走来,什么时候在乎过自己的身份?
 
    一路拳打脚踢官二代富二代,但是他自己就是个最顶级的二代!
 
    当然,苏锐不会在意这样的身份,如果他真的有攀附权贵的心思,恐怕也就不会凭自己的实力打拼到如今的地步了。
 
    苏锐现在不会想到,日后,当他的身份曝光之时,会引发多么恐怖的狂风骤雨,他的当务之急,则是解决眼前的问题。
 
    因为,远处又亮起了很多盏车灯,把整个夜空映的犹如白昼!
 
    这些车,是援兵,还是敌人?
 
    没有去管那些车灯,南宫瞬的所有心神都被苏锐刚才的那句话所吸引。
 
    都录下来了么?
 
    向锋点了点头:指了指自己的纽扣:“锐哥,全部录下来了,这是国安最先进的针孔摄像机,所录下来的图像已经同步传回了总部主机上。”
 
    南宫瞬的脸瞬间阴沉到可怕的地步,而刁一平的脸色也是难看之极!
 
    这视频怎么处理?他们反正不能去拆了国安的主机!
 
    刚才南宫瞬口不择言,对刁一平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什么“对方是自己的一条狗”、“这些年往他身上砸了很多钱”之类的言语,如果在网络上曝光的话,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此时,刁一平不禁在心中把南宫瞬这个猪队友的祖宗十八代全部骂了个遍!
 
    “刁队长,我劝你还是好好想想吧,如果你准备继续蹚这浑水,恐怕自己也得惹的一身骚。”
 
    苏锐并没有强势的采取武力来解决问题,这件事情从始至终,他都保持的很淡定,见招拆招而已——他要一直保持着这样的频率,直到让所有按捺不住的人都跳出来。
 
    刁一平面色涨红,他始终不曾忘记自己今天晚上的任务,更不会忘记那位大领导的嘱托,咬了咬牙,说道:“不管南宫瞬犯了怎样的罪,你今天晚上都必须跟我回去调查,我绝对不会退让!”
 
    “好一个绝不退让,既然如此,我也只有让国安的兄弟们把刚才录下来的视频传到网上了。”苏锐淡笑着说道,似乎现在主动权已经完全回到了他的手里。
 
    不过,当他看到远处亮起的车灯之时,眼底还是闪过一抹危险的神色来。
 
    刁一平气的说不出话来,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一场看似普通的抓捕行动,最后会把自己也连带着陷进去!
 
    场面僵持的越久,对自己就越不利。如果那视频真的传到了网上,自己的政治生命也就宣告结束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闪着耀眼远光灯的数辆车子已经行驶到了眼前,整整齐齐一字排开!
 
    仔细一看,这些车子全部都是豪华家轿,随便挑出一辆,都不止百万的价格!
 
    南宫瞬看到这些轿车,立刻对苏锐兴奋的吼道:“你看看,整个首都有多少人希望你死!这是民意!”
 
    “民意个屁!你们这些人能代表个屁的人民!”秦冉龙直接冲过去,一把揪起南宫瞬的领子:“你再敢对我大哥大吼大叫,信不信我把你的舌头拽下来?”
 
    南宫瞬涨红了脸,吼道:“秦冉龙,别给脸不要脸,今天的事情就算你说破天去,也别想阻止我抓苏锐!”
 
    “你要抓他,我就废了你!”秦冉龙的一只手已经掐住了南宫瞬的喉咙!依着这位首都狂少的性格,他真有可能在下一秒就拧断南宫瞬的脖子!
 
    “杀了几个世家的子弟,就算我能放过他,白秦川能吗?蒋青鸢能吗?张飞宇能吗?”南宫瞬歇斯底里!
 
    张飞宇是张的父亲,五年前张被苏锐打成了废人之后,此人便对苏锐怀恨在心,这次宁愿牺牲掉张家一个偏门子弟的性命,也得把苏锐拉下水。
 
    “秦冉龙,给我住手!”
 
    车门打开,蒋青鸢、白秦川、张飞宇、龚夏刀等人走了出来。
 
    五年前,蒋毅刚、南宫尧、张、龚秋剑、云帆远,五个家族继承人被苏锐集体废掉,几乎导致了五大世家的迅速衰落。
 
    五年后,这些人终于联起手来,寻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准备报仇了!
 
    而且这一次,他们顺便还把白家给拉下了水!
 
    蒋青鸢身着一件白色短款旗袍,玲珑的曲线被细致的剪裁非常合体的表现了出来,她只是刚刚走出车子而已,一股专属于成熟女性的风情便在当场逐渐扩散。
 
    白秦川站在蒋青鸢的身后几步,他也看到了苏锐,和后者对视了一眼,有些为难的点了点头。
 
    按照白家大少本身的意思,是万万不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和苏锐为敌的,可是事情不由人,为了搞清楚事实,堵住族人的悠悠之口,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来了。
 
    当苏锐看到白秦川的表情之后,就知道这个家伙在打什么主意了,不过他也没有任何的表示,只是把目光偏向了蒋青鸢。
 
    上一次,在秦悦然和欧阳星海的订婚宴上,苏锐一枪打散了蒋青鸢的发髻,让这位蒋家女神丢尽了脸面,蒋毅刚、蒋毅鹤、蒋毅搏,蒋家三代的主要人物全部折损在了自己的手中,恐怕整个蒋家恨不得活埋了苏锐才解气。
 
    蒋青鸢款款来到苏锐的跟前,表情无悲无喜,声音也很是平淡,问道:“听说你杀了人?”
 
    苏锐并不答话,只是面带微笑的看着蒋青鸢,笑容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杀了人,就得付出代价。”蒋青鸢的目光依旧柔和,即便说出如此狠话,她也看不出来有任何愤怒的情绪。
 
    “我问你一个问题。”苏锐忽然说道。
 
    “但说无妨。”
 
    苏锐的目光从蒋青鸢的极致身材上扫过,道:“如果有五个男人觊觎你的美色,准备用下三滥的手段来折磨你,你会对那五个人做出什么行为?”
 
    蒋青鸢一怔,她似乎没想到苏锐会突然这样说。
 
    “再者,如果你被施暴的时候,有人见义勇为的站出来,把那五个人给杀了,你是会感谢那个救你的人,还是会责备他违反了法律,应该以命抵命的被枪毙?”
 
    苏锐的话让整个场面瞬间的安静了下来!
 
    蒋青鸢再也无法保持无悲无喜的淡然表情,眼中满是凝重!这种问题她没法回答!
 
    尽管她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尽管她明白自己的立场,尽管他早就下定了决心,要帮亲不帮理,可是,当苏锐问出这样的问题之时,她不禁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如果按照你们的所作所为来看,如果你遭受到了那种对待,不仅不能反抗,还必须得装出一副享受的样子,因为这是世家子弟对可怜女人的怜悯!”
 
    蒋青鸢眼中的一汪秋水渐渐凝结成冰,嘴唇紧绷着。
 
    “说啊,为什么不说话了?”苏锐充满嘲讽的看着蒋青鸢,道:“你不说话,说明你还有那么一点良知!”
 
    “不管我有没有所谓的良知,不管我的看法如何,都不可能改变你已经杀了五个人的事实,既然杀了人,就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蒋青鸢迅速的调整了一下思路,反击道:“这里是华夏,是依法治国的地方,如果你觉得你有冤屈,大可以去对法官讲。”
 
    张的老爹张飞宇也大声喊道:“青鸢,你和他废话什么?这样的人就该千刀万剐!连续伤害我家族子弟,张家和苏锐不死不休!”
 
    “好一个对法官讲,蒋青鸢,你还真的是准备一推二五六了。”苏锐负手而立,浑然无惧,冷声说道:“今天我还就要看看,看看你怎么把我带走。”
 
    说这话的时候,苏锐周身缓缓升腾出一种令人感觉到压抑的气场来,这种气质让周围人都有些呼吸不畅!
 
    尤其是站在苏锐对面的蒋青鸢感受最为明显,在苏锐的直接压抑之下,她甚至觉得自己有些站不稳了!
 
    这个男人就算不展现出他的逆天身手,竟然也能够恐怖如斯!
 
    “蒋如黄钟大吕,重重的敲击在蒋青鸢张飞宇等人的心底!让他们感觉到憋闷异常!这种**裸的鄙视带给他们强烈的吐血感觉!
 
    这个时候,蒋青鸢才意识到自己想要以某些法律手段来压制苏锐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
 
    这个桀骜不驯的男人,根本就是无法压制的!除非把他的颈椎砸断,否则他根本不会低头!
 
    蒋青鸢努力的使自己摆脱苏锐的气场压制,艰难的说道:“苏锐,我们几大世家都来了人,在这种情况下,你认为你能走的了吗?”
 
    随着蒋青鸢的话音落下,周边的夜色之下顿时冒出无数的红蓝色光芒,警笛声响彻夜空!http://piaotian.net
 
 第439章 有仇当场报!
 
    看着蜂拥而来的警察,苏锐看着蒋青鸢,冷冷笑道:“原来你早有埋伏,不得不说,这一手还算比较精彩。”
 
    这么多的警察,数都数不清,苏锐根本不可能反抗。
 
    张飞宇和南宫瞬等人都露出了大仇得报的笑容,只要过了今夜,苏锐就将被永远的投放到监狱中,再也出不来。
 
    “去接受你的审判吧,五年前你离开华夏,就不应该再回来。”蒋青鸢淡淡的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眼看苏锐就要束手就擒,她的心中竟然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似乎,她好像觉得自己是做了件错事一样。
 
    有时候,感情和道理,到底选择站在哪一边,真的很让人头疼。
 
    刁一平也长出了一口气,看到这么多警察出现,不用多想,也知道是部里的那位大佬出手了,看这样子,苏锐今晚插翅也难飞了。
 
    “大哥,我们冲出去,就不信这些人能拦得住!”秦冉龙见状,有些着急了。
 
    “那是拒捕。”蒋青鸢淡淡说道:“他们随时可以开枪,苏锐,你武功再高,也不可能一人面对那么多支枪的!”
 
    苏锐摇头笑道:“为了抓我,不惜如此的兴师动众,这让我很有自豪感。”
 
    “厚颜无耻,此时再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张飞宇嘲讽的说道:“被你毁了,就算你死一万次,也不可能补偿我们张家的损失!”
 
    苏锐轻蔑的看了一眼叔叔辈的张飞宇,道:“那就麻烦你告诉张启航,让他好好的活着,他的性命,我会亲手去取。”
 
    这话语很清淡,但是却透露出一股无与伦比的霸气和凌冽寒冷的杀意!
 
    张飞宇被苏锐身上骤然腾起的那股气势吓得一颤,随后意识到双方的实力对比,顿时觉得自己很丢脸——对方都被那么多警察围住了,自己还怕个毛线?
 
    “我很欣赏你的勇气,但是,你没机会了。”张飞宇嘲讽的说道:“你可以报仇,但是要等下辈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