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彩票注册_必发彩票平台

南宫瞬有个心腹名叫李玄在一个月以前找到了我

“向锋,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处理吧。”
 
    苏锐说着,便踏前一步,对着刁一平说道:“回去告诉你的那位领导,如果他继续这么不分是非黑白的话,那么我不介意半夜找到他的家里,和他好好的谈一谈。”
 
    苏锐的这句话绝对不是在开玩笑,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可是偏偏这刁一平根本不知道苏锐是谁,见到他这样说,还以为对方是在耍嘴皮子,冷冷笑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这样跟我说话?来人,给我把他带走!如果敢拘捕,就地枪毙!”
 
    这一次,刁一平可算是发了狠,他就不信,当着那么多警察的面,苏锐真的敢拘捕!
 
    他只要敢反抗,自己就敢当场杀人!
 
    “你试试看?”向锋拦在了苏锐的身前,吼道!
 
    “刁一平,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敢这样跟我连长讲话?信不信我家老爷子马上让你拖脱了这身警-服?”
 
    这个时候,秦冉龙张狂而愤怒的声音从远处响了起来!http://piaotian.net
 
    听到这张狂的声音,刁一平顿时怔住了!
 
    紧接着,所有人就看到秦冉龙怒气冲冲的从远处走来,今天的他没有穿西装,反而是穿着一身没有军衔的迷彩服,袖子撸到一半,杀气腾腾!
 
    “冉龙?”刁一平没想到老首长的孙子竟然出现在了这里!
 
    他刚才喊苏锐什么?连长?
 
    这个看起来年纪并不算太大的年轻男人,竟然会是秦冉龙的连长?
 
    刁一平曾经在秦之章的手下当过营长,后来借着秦家的关系转业到了地方,虽然这些年秦家在地方政治上的影响力逐渐减弱,但刁一平依旧被很多人当成了秦家一派的人物。
 
    这两年间,由于秦家给自己的助力逐渐减少,刁一平也开始转向寻找新的契机,这次就是个极好的机会,如果能够顺利完成任务,和部里的那位大领导搭上关系,自己说不定能够实现官场上的二次腾飞。
 
    可是,秦冉龙的出现,让刁一平开始犯难了!
 
    秦家培养了他,如果这个时候不理睬秦家的意见,转而投向别人的怀抱,那么他刁一平就是忘本!做的隐晦一些倒没什么关系,可是如果太过公然的背叛,那么日后官场上谁还敢用他?
 
    “刁一平,我家老爷子把你培养到现在的地步,你就是这么报答他的?”秦冉龙大步走到刁一平的跟前,由于他比对方高了半头,因此吐沫星子都快要喷到了对方的脸上!
 
    “冉龙,冉龙,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
 
    刁一平头都大了,他虽然应该是秦冉龙的长辈,但是这位狂少的名声可是一直很响,此时他对自己直呼其名大呼小喝的,自己不仅不能说什么,反而还得毕恭毕敬!
 
    “不是我想的那样,那该是哪样?”
 
    秦冉龙毫不客气:“你知不知道,苏锐是我的连长?是我们部队里最优秀的男人?是让我秦冉龙需要用一辈子去感谢的大恩人!”
 
    刁一平抹了一把脸上的吐沫星子,简直快哭了:“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这些……他……”
 
    众位警察并不认识秦冉龙,看到此人骂骂咧咧彪悍无比的从远处走来,自己的队长支支吾吾,一时间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当然,他们在今天晚上从开始到现在,就悲催的从来不知道该做什么。
 
    “他什么他?他是我连长,也是这个国家的战斗英雄,刁一平刁大队长,你是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连国家的战斗英雄都敢抓?”秦冉龙吼道,他又撸了撸袖子,一副随时开干的架势!
 
    狂少名不虚传,这嗓门大的,一张嘴就把人的耳朵震得嗡嗡直响!
 
    “战斗英雄?”
 
    听到这四个字,刁一平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一个命案的嫌疑人,怎么会是战斗英雄?
 
    可是,这话从秦冉龙的嘴里说出来,怎么会有假?
 
    “冉龙,这件事一定有误会,即便他是国家的战斗英雄,但也涉嫌故意杀人案,这是部里的拘捕令!”
 
    刁一平亮出来那张盖着血红大印章的拘捕令,妄图以这张纸来震住秦冉龙,事关自己的升迁之路,可不能被这个纨绔狂少给搅黄了!
 
    “刁一平,我真没看出来,你这翅膀硬了就想单飞了,是不是?”
 
    秦冉龙横眉立目:“我实话告诉你,我连长的战斗英雄勋章是一号首长亲自颁发的,你怀疑他,就是在怀疑一号首长!”
 
    说着,秦冉龙一把抓过那张公察部直接下发的拘捕令,三下两下就给撕了个粉碎!
 
    怀疑一号首长?
 
    这一顶大帽子压下来,谁受得了?
 
    刁一平被秦冉龙堵的死死的,满脸涨红!
 
    “冉龙,你是强词夺理!这完全是两码事,战斗英雄归战斗英雄,可是他犯了罪,就必须要接受惩罚!无论你今天怎么阻挡,我都要把苏锐给带走!”
 
    被一个后辈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顶撞,就算是弥勒佛也会觉得脸上挂不住了!
 
    “刁一平,你还敢强词夺理是不是?好,你抓我的连长,那就先把我抓了好了!”秦冉龙看起来就像是个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流氓。
 
    “还有,我警告你,刁一平,从今天晚上开始,秦家再也不会认你,你也不要以我爷爷的兵来自居,我秦冉龙发誓,以后秦家再也不会给你任何的助力,反而会尽最大的能力来阻止你!”
 
    听到秦冉龙这话,刁一平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失去了秦家的依仗,那么他就必须要讨好公察部里的那位大领导了!
 
    他一咬牙,道:“冉龙,不是我不站在秦家的这边,这件事情确确实实存在着太多的疑点,我必须维护华夏的司法公正!”
 
    好一个司法公正!这句话真的是掷地有声!
 
    听到这话,秦冉龙差点被气炸了肺!
 
    偏偏人家义正言辞毫无破绽,他就算再生气也无话可说!
 
    “刁队长,你刚才的意思,是不是说只要有人犯法,无论他是个什么身份,都必须接受惩罚?”
 
    这个时候,苏锐忽然开口道。
 
    “当然。”刁一平说道。
 
    他也没想到,不过是一场简单的抓捕行动而已,就引出来那么多大神!眼看苏锐的话语松动,他不禁松了一口气!
 
    “那好。”
 
    苏锐从车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公-文包,直接扔给了刁一平,说道:“这里面全部都是南宫瞬的犯罪证据,我可以保证,里面每一个事件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如果首都刑警愿意花时间调查的话,那么结果应该是比较可观的。”
 
    “连跟我回去接受调查都不愿意,我凭什么相信你?”刁一平冷笑,随手把那个公-文包扔给了手下人。
 
    “苏锐,你死到临头了,还想往我的头上泼脏水吗?”
 
    南宫瞬本来一直在一边等着看好戏,此时听到苏锐竟敢在这种关头反咬自己一口,顿时心中气极,从大院门前走出,快步的来到警车旁边。
 
    “苏锐,你以为这个时候对我泼脏水有用吗?你杀了五个人,这是不争的事实!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南宫瞬站在一堆警察中间伸着手指叫嚣着,他知道苏锐有什么样的战力,生怕对方直接杀了自己,因此完全不敢上前。
 
    苏锐充满嘲讽的看了南宫瞬一眼,然后继续对刁一平说道:“南宫瞬有个心腹名叫李玄,在一个月以前找到了我,这里的所有证据全部都是由他来提供的,我已经让人对每件事情都进行了预先的调查,非常的触目惊心。”
 
    “李玄?”
 
    听到这个名字,南宫瞬的身体一震,心中暗暗说道:“真是该死的家伙!”
 
    “我确实是把五个人扔进了海里,可是那五个人全部都是无恶不作之徒,我也让人搜集了他们这些年所有的违法案件,相关材料也全都在这公-文包中。”
 
    刁一平不说话,眉头紧锁,似乎是在思考着该怎么办!目前这件事情的棘手程度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他的想象!
 
    “刁队长,既然你之前说过要维护司法秉公办事,那么就请你一碗水端平,把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调查清楚,否则的话,我想我身后的许多人都会不甘心的。”
 
    苏锐一说完,顿时有十几道愤怒的目光打在了刁一平的身上,后者已经感觉到那些目光之中充满了强烈的威胁!
 
    他知道,如果自己不把南宫瞬带走的话,那么这些国安特工绝对不会放过自己,就算拼了命也会把自己曾经的所有违纪行为扒出来,公诸于众!
 
    “刁一平,你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我抓人?他苏锐都承认自己杀了五个人了,你还发什么呆?脑子进水了吗?”南宫瞬对着刁一平的后脑勺大吼。
 
    最可怜的就是这位刁大队长了,他现在是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
 
    前面要忍受秦冉龙的吐沫星子,后面还要被南宫瞬指着后脑勺来骂,哪里还有半点刑警队长的尊严?
 
    他攥着拳头,因为气愤到了极点,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
 
    南宫瞬看到刁一平还没反应,继续破口大骂道:“姓刁的,你个白眼狼!你难道忘了这两年我南宫家是怎么用钱砸你的吗?没有我们的扶持,你有把握能够进下一届首都市局的领导班子吗?”
 
    哗!
 
    南宫瞬在气头上口不择言,竟然把这些都说出来了!
 
    刁一平差点被这低智商低情商的家伙气的崩溃掉,他转过脸,愤怒的吼道:“南宫瞬,给我注意你的措辞!你这是对我的公然诽谤!”
 
    南宫瞬还没有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见到刁一平竟然敢对自己吼,心中的怒火更盛:“刁一平,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敢这么跟我说话?我诽谤你?你不过就是我找来咬人的一条狗而已!你以为给你两根骨头你就不知道自己多粗多长了?”
 
    刁一平被如此辱骂,自然丢尽了脸面,可是他并不是像南宫瞬一样没头没脑的,即便怒火冲天,也依旧保持着克制。
 
    “南宫少爷,希望你不要口不择言,尤其是在这种关键时刻!”
 
    刁一平特地把“关键”两个字咬的很重!很显然是在暗示南宫瞬!
 
的惯例,在这个时间,苏无限早就已经睡觉了,可是现在的他却站在书桌前,捏着那根细细的精巧毛笔,正在偌大的宣纸上写着什么。
 
    苏炽烟穿着家居服坐在一旁,看着自己的养父不断的挥毫泼墨,眼睛中露出复杂的神色。
 
    因为苏无限已经写了一晚上的毛笔字,所写的内容不过是在不断的重复四个字——锐意无限!
 
    本来苏无限写的这四个字还能够保持精致的小楷,渐渐的就变成了行书,而一个小时以后,这偌大的宣纸上已经是遍布狂草。
 
    字体的变化,也折射出苏无限内心的情绪变化。
 
    “您的心乱了。”苏炽烟说道。
 
    从小到大,苏炽烟从来不曾见到过自己的养父表现出这种模样来,他给人的感觉始终都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天塌下来仍旧可以谈笑风生,可是这一次,苏无限彻夜一言不发,只是在纸上挥挥洒洒,已经足够说明他的不正常了。
 
    “炽烟,你错了。”
 
    苏无限头也不抬,笔走龙蛇,单单从书法的水平上来看,无论是行书楷书还是草书,他全部都可跻身于华夏国内顶尖大家之列。
 
    “这点事情,还不值得我乱。”苏无限的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自嘲笑容:“不得不说,在向老爷子印证了我心中的想法之后,我确实很震惊,但也仅仅是震惊而已。”
 
    “我当时乱了。”苏炽烟如实答道。

相关阅读